六九中文|69中文 > 玄幻小说 > 我不想逆天啊 > 章节目录 第0204章 我记得你逛过窑子
    “今天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啊,要到明晚才行。”

    林凡看着眼前这位被风波流说成牵线的家伙。

    没什么特殊的地方,就普通人而已,扔到人群里,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的人,竟然是牵线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让人高看一眼,如此普通的人,丝毫不吸引人注意,那只有干大事的,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想法是在林凡自己脑海里,随便他怎么想。

    “行,明晚我们就来这里找你。”风波流说道,他没有参加过蓉城的市场,但参加过别的地方的,基本都是一样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牵线人看了一眼林凡,随后没有多说什么,就这么进了赌坊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,明晚我们再来就行,现在得找个地方休息。”风波流说道。

    林凡对明晚的市场竟然有些好奇,不知会是什么样子,随后道:“行,现在就去找个客栈短暂的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“林公子,你不是说跟蓉城李家小姐,差点成为你的妻子,这缘分不在,至少情分还在吧,不如去李家?”风波流就是要揭穿林凡,这牛逼吹的也不怕过分。

    林凡眯眼瞧着风波流,这家伙有点不老实啊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想看看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你可要失望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吹嘘的成分。

    但其实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就去李家,熟人。”林凡笑道,他就不信李家不给他待,吹出去的牛逼,必须办到,要是让风波流小看,那以后脸面还能有?

    李府外。

    府门开着,门口有两名侍卫在看守。

    周忠茂上前被侍卫拦住,随后跟侍卫说幽城林家公子前来,赶紧去通报一声。

    侍卫好像听闻过自家小姐曾经要嫁到幽城林家的,虽然记得不提清楚,但好像有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随后立马就去通报。

    不过刚回头,就看到老爷跟王家公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老爷,此事可以考虑考虑。”王云飞客客气气说道,他脸上带着笑容,自从在幽城回来后,他就感觉自己身体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好像是在红袖阁被吓住,那玩意有点硬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云飞自然是吓的魂飞魄散,身为王家公子,以后可是要传宗接代的。

    现在就这么废了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所以自然是找遍名医,名医告诉他,你这是受到严重惊吓,导致……巴拉巴拉的,反正他是听不懂,唯一能听懂的就是,暂时没得治,得等等。

    他在幽城受吓,就是想知道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但一直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李老爷笑着,对于王云飞的提议并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外面有人等您。”侍卫说道。

    李老爷心中疑惑,这谁来等自己?

    当达到门口,看到外面那道身影时,内心猛的一哆嗦。

    我的天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来。

    看到第一眼的时候,他就已经认出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林家公子林凡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幽城待的好好的吗?怎么会来蓉城。

    短短的刹那间功夫。

    李老爷就想到很多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比如是林家被梧桐王给灭掉,林贤侄来投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但不可能,很快就将这想法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莫非是来提亲的,就算我带着闺女回到蓉城,但贤侄心里还想着自家闺女,所以亲自来提亲,看看这装满马车的箱子,好像还真有这可能性啊。

    “林贤侄。”李老爷脸上堆满笑容,出门迎接。

    林凡笑着,看了风波流一眼,仿佛是在说,看到了没,真没跟你吹牛逼。

    “李伯父,自从幽城一别,也是许久未见了。”林凡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看到王云飞的时候,却是一眼就认出此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以前来幽城去逛窑子的那位王公子嘛。”林凡惊呼道,直接将对方老底给揭穿了。

    怒气点+99。

    王云飞都将林凡给忘记了,可听到对方说的这番话时,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有点让人不是很爽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位是?我们见过?”王云飞尴笑问道,眼神有点不对劲,仿佛是在说,你特么的说啥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你说的话就是让人如此不爽呢。

    李老爷看着王云飞,他最为讨厌的就是逛窑子了,没想到王云飞不仅在蓉城逛,还特么的跑去幽城,这炮打的够远的。

    “王公子贵人多忘事,你不是跟袁天楚玩的很好嘛,直接将你带到幽城最为火爆的窑子红袖阁玩了一夜,怎么就忘记了?”林凡笑道。

    怒气点+199。

    很是不错的怒气,虽然不多,但能时刻的增长,就是一种进步。

    我艹!

    你特么的能不能闭嘴。

    王云飞心里怒了,这家伙到底会不会说话,还是没一点眼头见识,这种事情都随意说出口,真想堵上你的臭嘴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认错了,你肯定是认错人了,我王云飞从不去这些烟花之地。”王云飞摆手,随后抱拳道:“李老爷,您这里有客人,我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王云飞头也不回的离开,哪怕林凡在后面喊着,他也无动于衷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,却将林凡全家都艹了一万遍。

    如果林凡知道,肯定会大喊,爹有人想干你……

    “贤侄,你认识他?”李老爷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理由啊,他上次来幽城的时候,就是袁家公子接待的,还去了幽城当地最有名的红袖阁耍了一夜,怎么就不认识呢。”林凡摇头,略显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李老爷信了林凡说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去过,王云飞也没必要跑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如今事情过去,李老爷只是将其记在心里,也就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贤侄,进来吧,别站在门口了。”李老爷说道。

    林凡让表弟将马车安置好,这些财富还是很重要的,要是弄没了,那连哭都没得哭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翠兰慌张的小跑着:“小姐,不好了,出事了,那家伙追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芝秀正在练武,回家一月之多,每日就这么磨炼武道,见翠兰慌神跑来,停下手中的动作:“怎么了?谁来了?”

    翠兰红着脸,有点惶恐道:“是幽城林家公子,他来了,现在他跟老爷就在客厅里呢。”

    提到林凡,翠兰的小心肝就噗通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被吓住了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幽城林家公子真的好可怕,喜欢折磨人,而且还是杀人不留情的存在,那些可都是她亲眼所见,当时吓的都快她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李芝秀的脸色微微发生变化,脑海里浮现了,那些曾经不敢想象的画面。

    林凡残忍而又暴虐的行为,倒是没有让她害怕。

    其实最让她害怕的事情就是,每次夜晚降临的时候,她都会莫名其妙的昏迷,当第二天睁开眼时,身边就会躺着对方。

    那种情况对李芝秀来说,是无法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有在父亲跟母亲来林家的时候,她就已经有了退意。

    客厅。

    “贤侄,既然你是来蓉城办事,那晚上就住在这里好了。”李老爷说道,他已经问清楚,原来贤侄来蓉城并不是提亲的,而是有事情路过,虽然松了口气,但不知为何,竟然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“多谢伯父,小侄就不客气了。”林凡笑道,随后看向风波流,看到了没,真当我骗你不成,本公子说的可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风波流瞧着林凡,这根本就是没说到重点而已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你牛逼。

    让你尽情的装逼,我就不跟你较劲了。

    原本,林凡是不想来李家的,但是看风波流那不信的眼神,他心里就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可以大声的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我林凡说出来的话,就从来都没有一句是吹牛逼的,你信不信?

    不信?

    那好。

    他就立马带着风波流来到李家,为的就是证明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王云飞回到府内的时候,脸色很阴沉,心情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周围的奴仆们见公子脸色如此难看,哪里敢多说什么,都退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随后,王云飞招手,随身奴仆小跑而来:“你给我去找些好手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奴仆应道,随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又要有人在公子手里倒霉了。

    王云飞认出林凡是谁。

    幽城林公子。

    当时他去幽城的时候,是由袁天楚接待,而袁天楚就跟这家伙有矛盾,当初还惹的王云飞也是大怒。

    甚至直言。

    就这种家伙,如果敢到蓉城,肯定教他如何做人。

    现在来了,还特么的在李家老爷面前说他去逛窑子,这事谁能忍?

    不给他一点教训,还真以为我王云飞好欺负。

    李府。

    林凡他们被安排在三排院落里。

    刚好遇到端着盆子的翠兰,只听一声惊呼,翠兰尖叫一声,就仿佛见鬼似的,扭身就跑。

    林凡有点懵。

    谁啊。

    我都不认识你,你这表现可就有点夸张了吧。

    次日,夜晚。

    林凡带着表弟跟风波流离开李府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,我们带着一车金银财宝,是不是有点太明目张胆,故意引人犯罪?”风波流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今晚可能要血拼,不带着,心里没底气啊。”林凡说道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财富又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买些武道功法就是很不错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