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玄幻小说 > 剑骨 > 章节目录 第四百章 同好
    灞都城寿宴的第九日。

    西妖域诸族,已经尽至,相继“入位”。

    云上之城城外,不再如第一日那般喧闹。

    偶有一道流光,从天际掠来。

    那便是受邀的妖域散修,要么是赫赫有名的大妖子嗣,要么是实力超凡的妖域强者。

    这场狂欢盛宴中。

    有人终日奔行于泥泞小巷,隐如蚁虫。

    关于灞都城的“地图图卷”,宁奕已经完成了九成。

    剩下的,今日便能完成。

    而小子母阵的布置,也到了收官阶段。

    戴着红狐面具的叶红拂,坐在街角一家茶铺,双手捧着茶盏,一个人静静发呆。

    屋檐悬挂风铃。

    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在如此蛮荒之地,竟然有这么一间茶室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捧茶而坐,膝上横剑,如回故乡,头顶金叶簌簌摇晃,漫天碧海,倒映云光……这是一副静极生美的画面。

    很可惜下一刻就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风尘仆仆的某人,拉开长条板凳,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叶红拂对面。

    “云豹族的事情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宁奕掀开狮子面具一角,自斟自饮,饮茶如酒,入腹后还惬意地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日就是献礼大典。真想看看孔雀收到这份礼物时的神情啊。”

    当白帝子遗藏交付而出的那一刻,就注定灞都城会有一场好戏上演。

    叶红拂抿了口茶水,轻声道:“有一件事情,我必须要告诉你。对于刺杀饕餮之事,我很感兴趣……但,把握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宁奕保持着揭面饮茶的姿态,笑意不减,嗯哼一声,示意叶红拂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剑。”

    “成或不成,都只有一剑。”

    叶红拂蹙眉,道:“以我对你的了解……你这种阴险小人,不会只有一种方案。所以我想问你,如果我失败了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宁奕沉默了一小会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把他问住了。

    宁奕重新戴上狮面,那是一张威严而又凝肃的面孔,但叶红拂却觉得面具下的男人始终在笑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声音是带着笑意的。

    “失败了……自然就逃命咯。灞都城这帮大妖,管杀不管埋的。”宁奕将一张符箓取出,轻轻在叶红拂面前晃了晃,他懒洋洋道:“喏,只有一张。拿好了,成或不成,打完就跑,不要恋战,其他的事情,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红拂毫不犹豫,伸手去拿符箓。

    她讥笑道:“你果然不止一套方案……刺杀之事,就没指望过我吧?”

    符箓纹丝不动,两人隔着一张木桌,动作如有凝滞。

    “我可谢谢您呐。”两根手指捏着符箓的宁奕,无奈道:“不指望你,干嘛千里迢迢把你带进灞都城?你要能杀了那头饕餮,我亲自去珞珈山烧香拜谢。”

    叶红拂冷哼一声,接过符箓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她说得一点也不错。

    宁奕凡事都会做上最坏的打算……如果叶红拂递出一剑,杀不掉饕餮呢?

    再坏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叶红拂……递不出那一剑呢?

    更坏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二人,入城就被发现了呢?

    宁奕笑着问道:“小叶子,你有没有被地府追杀过?”

    小叶子……有趣的称呼,第一次有人这么叫自己。

    叶红拂挑了挑眉,她正端详着小子母阵符箓,从表面上看只不过是朴实无华的符纸,完全看不出此物能够击穿灞都城守御空间,带着自己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宁奕的问题,在她看来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地府怎敢追杀我?”

    叶红拂抬眼一刹,继续端详符箓。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你贵为珞珈山山主亲传弟子,上有天都庇护,下有扶摇护道,哪里会有不长眼的地府杀手,胆敢冒犯?”宁奕也笑了,“毕竟即便是排入前十二的地府杀殿,也不过是挑软柿子捏的怂货。”

    自己被地府杀手追杀的时候,正是洛长生,曹燃,叶红拂,这三个人横行大隋年轻一代无敌手的年代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轻笑道:“我被地府那几坨臭狗屎追杀过。”

    “地府的那些杀手,若决意杀一个人……他们或许未必比那人强,但一定比那人卑鄙,下流,无耻,不要脸面。”

    叶红拂很少听到宁奕如此不吝词汇的形容一个人下作。

    嗯……一群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番话从别人口中说出,这或许是一种贬低。

    但从宁奕口中说出,这似乎有了一些夸赞的意味。

    在叶红拂看来,同境之中,几乎没有人像宁奕这样兼备“不要脸皮”和“高深修为”。

    “后来回想,他们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杀我。”宁奕笑道:“所以只能恶心我……而某种意义上,这样的战略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“杀一个很难杀的人,最重要的事情是自己活下去。”宁奕耸肩道:“只要最后的结局是他死了,你活着。中间的过程还重要么?”

    叶红拂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道:“如果我决意要杀一个人,就一定要亲手杀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太单纯,剑心纯粹,因仇怨杀人,自然要亲自动手,才能不留遗憾。”宁奕柔声笑道:“而我跟你不太一样……在通往仇恨尽头的路上,有太多人要杀,有些人我与他们并无仇怨。这些人太多了,我杀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,蛮简单的。

    宁奕与黑槿之间的“恩怨”,并不深,纠缠也浅。

    因果上来说,宁奕有着非杀黑槿不可的理由。

    执剑者天书古卷,就在黑槿手上,若不杀黑槿,便无法取卷。

    但……他并没有亲手誓杀黑槿的执念。

    所以当听闻叶红拂要选一头大妖,用作辟道,宁奕立即想到了黑槿,这是叶红拂最好的对手之一。

    “杀死饕餮的方案不止一套,但都很简单。”宁奕淡淡道:“你失败了,换我上。我失败了,就逃命。我活着,就永远有第二次机会,第二次失败,就第三次……直到她死。”

    叶红拂怔怔看着宁奕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以为我会玩弄一些阴谋手段?”宁奕笑道:“那可是饕餮……灞都城的关门弟子。阴谋诡计,在这种时候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或许能挑起灞都风雨。

    或许能闹得满城不宁。

    但想要杀死黑槿……拿走古卷,没有捷径可走。

    叶红拂欲言又止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宁奕忽然起身,来到她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叶红拂望向宁奕,眼神狐疑。

    接着宁奕伸出一只手,揽过叶红拂肩头,手臂自然垂落,轻轻覆住叶红拂手背。

    让其握拢成拳。

    将符箓捏住,不外泄露。

    从外人来看,两人像是一对“亲昵道侣”。

    叶红拂面具下的嗔怒之色尚未涌起,脑海里响起一道传音。

    “放轻松。”

    叶红拂心弦绷紧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茶室之前,不知何时,已立了一只肩披白袍的年轻大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姜麟殿下,您来啦?”

    茶室主人是个面相慈祥的老人,连忙出来迎接这位贵客,谁都没有想到,这座古城最尊贵的几位皇族之一……会时常来到这间简陋茶室。

    金叶树下,簌簌风铃声。

    姜麟对着茶室老人微微一笑,算是回礼。

    姜麟望向宁奕,叶红拂,笑着问道:“我们在哪见过?”

    茶室主人看到这一幕,不经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之前看红衣女子独坐于金叶树下品茶,碧海风铃,膝上横剑,便觉得是一副极美的场景……有如此气质和雅致的,必定是妖域内某位出名的大人物了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姜麟大人的“熟人”?

    宁奕的手掌,轻轻拢住叶红拂掌背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……女疯子的拔剑习惯。

    遇事不决,拔剑砍人。

    在大隋天下行走惯了,这几乎成了烙进骨子血液里的天赋本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拦着,叶红拂便用一剑来回答姜麟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一剑若是砍了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就可以直接逃命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宁奕柔声一笑,不卑不亢道:“殿下乃是麒麟古皇之子……天下谁人不知,谁人不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只不过您是否见过我,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姜麟瞥了一眼狮面妖修。

    他的麒麟本能告诉自己……这头伪匿境界的大妖,不简单。

    自己看不穿修行境界,以及血脉天赋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个红狐女子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出现一位,已不正常。

    出现两位,成群结伴……就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姜麟微笑着坐在宁奕先前所坐的位置,一人面对两人,轻声道:“二位出身何族,身上所流何血?”

    “西域落魄妖族,不值一提。”宁奕笑道:“殿下也来饮茶,好雅兴。”

    茶室主人端着茶盘来至姜麟面前,看三人“谈笑风生”,心想自己猜的果然没错,这二人乃是殿下的朋友。

    老人低头揖了一礼,恭声道:“殿下,还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姜麟笑着举起茶盏,轻吹一口,淡淡道:“二位第一次来我灞都城?”

    宁奕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间茶室的手艺,传承自大隋天都城。妖族之中,鲜少饮茶。”姜麟语气不缓不慢,笑道:“二位第一次来灞都,便找了一间茶室,看来是同道中人……本殿遇上同好,心生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二位摘下面具,坦诚相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