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网游小说 > 问道章 > 问道章(文抄公) 第二百七十六章 龙虎
    “你是……荆王?!”

    费衡形容憔悴,咳嗽几声,望着段玉的目光却是锋利如刀,恨不得食其肉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当然有理由恨段玉。

    之前十万大军,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费家子弟充斥其中,还有费家的一支精兵!

    原本自信满满,想着一战而下芝城,建立功勋。

    结果,段玉一颗毒气弹下来,分分钟教他重新做人。

    那一夜剧变,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,费家精英为之一空,精兵十不存一,就连费衡自己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得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毒气却深入五脏六腑,虽然后来找了高明医生医治,也未能去根。

    而后情况就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丧师辱国,差点要自刎谢罪,好在费家毕竟是楚国排名第三的将门,项、白两家兔死狐悲之下,大力拉了一把,才没有被问斩。

    加上当时武宁君岳超猛攻楚王都,楚王璋实在抽不出手来,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命令费衡就地组织防御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费衡也算兢兢业业,不断收拢残兵,选练精卒,城城布防,预备与段玉血战到底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楚国的命令,也有来自大夏龙庭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下都知道南方出了荆王这个妖孽,若是不除,对大夏更有大害。

    奈何,段玉也不是好打发的。

    五毒宗的毒功传承实在太过犀利,在没有找到合适防御的前提下,不论来多少大军都与送死无异。

    至于刺杀他本人,之前已经尝试过一次,还是失败。

    而自去年开始,荆王悍然出兵,进攻遂州,逼降吴越,每一件都是震惊天下之事。

    这也令费衡城城布防、分散兵力,以空间换时间的策略彻底破产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,敌人拥兵五万,来到苓州州城之下,已经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不到,对方没有攻城,也没有来一发灭魂,造成满城灭亡的惨剧,而是元神出窍,大大咧咧地站在了自己头顶!

    “正是本王,费衡,你是一意要为大夏龙庭效死么?”

    段玉冷笑一声,出口就是石破天惊!

    这费衡的身份,他一开始不知道,但在芝城楚国军营中却搜到了不少材料。

    前后一对比猜测,就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此时说出来,更是不惧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一方王者,与大夏龙庭也早就不死不休,难道还怕说破后对方给个报应?

    “什么大夏龙庭?!”

    费衡眼珠一瞪,心虚地望了望四周:“本将生是大楚之人,死是大楚之鬼!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这些埋伏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段玉元神一身道袍,风姿潇洒,忽然间骈指成剑,向着某处一指。

    呲啦!

    虚空中的水汽凝结为寒冰,寒冰化为冰剑,其上有龙虎虚影盘踞咆哮,周围温度骤降,倏忽一闪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飞剑没入旁边一处屋舍内,带起一蓬血花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没有多久,几个红着眼的儒生就跑了出来:“妖人,你敢杀我们老师?”

    儒家知天命境界,只是养着一口浩然之气,不出口前,跟寻常人没有多少区别,更能被肉体凡胎影响。

    当然,大儒有此气护身,普通妖鬼甚至元神都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一靠近,就好像雪人糖人靠近火炉一般,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但对段玉而言,也不过是略微有点难受的事。

    一道飞剑,就可取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此等大儒,可不是哪里都有的,南楚就一个夫子,这一位是从中原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段玉望着这些儒生身上熟悉的庆国味道,不由冷笑:“莫非费衡你不是勾结大夏,而是与北方有所牵连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是哑然失笑:“罢了罢了,反正孤王也不是来跟你纠结这个的……费衡,你降是不降?”

    咻咻!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飞剑纵横来去,又将方才聒噪的几个儒生杀尽。

    费衡的额头顿时浮现出一滴冷汗!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了这位王者元神入城的目的,竟然是要像对付吴越王一样对付他!

    要是降服,就要乖乖开城。

    若是不降,恐怕就要做他剑下的亡魂!

    若说段玉杀一个吴越王还有些顾忌天谴的话,宰杀一个费衡,却是不需多少迟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费衡一时间心丧若死,又感觉有些梦幻。

    战争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有勇力神通,但在对方压倒性的实力面前,还是宛若蝼蚁。

    这变化,令他生出几分世界都不认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段玉却没有管这许多。

    既然拥有超凡绝世的力量,自然要用它来解决问题,再跟这个费衡玩什么兵家战略,那都是傻逼!

    之前还是练兵,但既然楚王都形势有变,自己就必须尽量掌握先手。

    表现在战场上,就是一路平推过去,不服者死!

    此时,他望着费衡,一股庞大的压力就蓦然落下。

    这压力凝重如山,周围兵卒虽然举着弓弩,但臂膀、小腿已经开始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降!”

    费衡从牙齿缝中挤出两个字来,眼眸中也似多了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他身上一阵炸响,脊梁却是挺得笔直:“武将之道,宁折不弯!本将誓死守城!杀!”

    费衡最后这一喝,当真是惊天地,泣鬼神。

    一个杀字出口,他当即擒起一柄丈八铁枪,周围兵卒纷纷应和着,手上弓弩、箭矢蝗虫一般,将半空中的段玉包裹。

    纵然是最普通的箭矢之上,也涂抹了舌尖血或者黑狗血,都是一等一的元神害物,除此之外,还带着不少符箭。

    并且,费衡同样深吸口气,右手举枪,后退扭腰,猛地将手中长枪一抛,目标直指段玉。

    他乃是南楚册封的将军,本身就有一份气运,并且还是兵家三重,军气神通的高手!

    更何况,在这兵营之中,举手投足之间,挥手就能借得无上军气。

    这数重合一,普通地煞真人,甚至当不得他一声爆喝。

    此时长枪震动,似化为一道黑色流星,震荡着撕裂虚空,来到段玉面前,枪尖还有一头隐约的黑虎咆哮显化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

    段玉四周,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面面晶莹剔透的冰墙,将那些箭矢尽数挡下。

    旋即,黑枪化为流星杀到,撞上镜面一般的墙体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枪尖如中败革,突破第一层冰墙,旋即是第二层、第三层!

    到了最后,速度一下衰减,被段玉轻轻巧巧地拿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见到这幕的费衡眼角狂跳:‘竟然……竟然几乎无效?天师?!’

    若是之前,段玉要应对这一波还没有如此举重若轻,但晋升五转金印之后,当真是从心所欲,只觉天下之大,无处不可去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错觉,至少他此时若上长白山,就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不过在南方,能限制他的地方实在是很少了。

    此时手持长枪,不由叹息:“费衡,你是个人才,可惜……不为孤王所用,那只有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倒转枪头,同样一丟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长枪化为一道黑色流星,从天空杀回地面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费衡浑身汗毛倒竖,蓦然感觉到一股生死危机临近,不由大喝一声,撒豆成兵,一连在身前布置了数重防御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黑色流星一连将数个神通兵卒贯穿,去势不减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右手往怀中一摸,一柄短刃就砍在枪头上,整个人借力后退。

    可惜,长枪之上的力量实在太大,令他右手兵刃都几欲脱手而飞。

    不过,经此一磕,长枪的准头终于发生了变化,从费衡小腹穿过,后背捅出,将他整个人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费衡张嘴,吐出一口鲜血:“好神力!我输得不冤!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比起降龙伏虎的龙虎巨力,还是差了一点!否则你就死了!”

    段玉见此,也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当然没有突破兵家四重,降龙伏虎之境。

    不过却突破了道家的天师!

    天师形神兼妙,元神大成之后,就可反哺肉身,令肉身接连突破极限。

    这里的极限,不是普通人突破兵家那么简单,甚至可以比拟兵家三重突破四重!

    ‘兵家四重,降龙伏虎,龙是精神,虎是肉身,降服身体与精神,领悟其中转化的奥妙,就差不多是这层意思了……兵家与道家,走到最后,居然如此相似!’

    段玉心中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道家虽然修炼的是不灭元神,但在五气朝元阶段,就有无漏道体的修行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候,还是将普通人的肉窍修炼到圆满。

    而到了天师的呼风唤雨阶段,则是不断突破凡人的极限。

    天师大成的身躯,或许不如降龙伏虎,但也相差不远!

    他施施然落下,来到费衡面前。

    略微一挥手,周围想要来护驾的亲兵就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这个兵道大家,南楚四州的宿将,此时被长枪钉在地面,好似一条死狗。

    “降不降?”段玉最后问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灵觉却是无限延伸,天人交感,警惕地注视着之前隐藏的另外一股神道气息。

    ‘纵然大夏龙庭,历代皇帝,死后能成大神的也没几个,不知道这次又派谁来送死?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