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都市小说 > 最强狂兵 > 最强狂兵(烈焰滔滔) 第3773章 最后一刀!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提起往事来,都会觉得风轻云淡的。

    很多人同样会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现在,这位天正教廷的老教皇,在看到露天心重新出现之后,所表现出来的心情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已经释怀了,以为自己已经从过往的悲伤之中走出来了,但是当这个身穿白袍、手持长刀的漂亮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,老教皇的心里面还是难免的涌出了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这种波动出乎了他自己的预料,好像是在无波的古井之中投下了一块大石头,所溅起的水花都到了水井边缘了。

    老教皇知道,正是眼前的这个女人,让他在过往的这么多年里面始终处于的壮志未酬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毕竟,身体已经成了这副残样,很多事情就没法再付诸实施了。

    露天心一露面,让老教皇的心境全破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放在权杖的末端,那一只枯黄如干树枝的手似乎在涌动着非常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至于身边的黑衣主教萨坎,同样也此感觉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在某些机缘巧合之下,他和眼前的白袍女人打过一些交道,甚至和苏耀国也有过一次碰面,萨坎主教深知华夏是怎样的藏龙卧虎,也深深知道眼前这个白袍女人是如何的惹不起。

    当年,这个女人简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锐气,锋利之极,似乎只要靠近她,就能够被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切割成碎片!

    三四十年未见了,很多故人都已经湮没在了岁月的尘埃之中,再也不见冒头,同样的,也有很多次重逢,让人感觉到无奈……以及忐忑。

    是的,现在的露天心就会给对面天正教廷的两个“镇教之宝”带来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露天心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露天心了,她看起来平和了许多,虽然身上不再有那么多的锋锐之气,可是老教皇和黑衣主教都知道,她更加的内敛了,那些锐气全部收到了体内,或许也只有在关键时刻才会发出来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越是能够说明露天心的恐怖之处,老教皇和黑衣主教都知道,这样的女人是永远都不能够低估的……这一点,光是从她那不太老的容貌上就能够看出来。

    也只有那些在武学方面已经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人,才能够达到驻颜有术,否则的话,只会像老教皇或者是这位黑衣主教一样,显得苍老的不行。

    岁月会在他们的身上留下很深很深的痕迹,但是,露天心却没有如此。

    即便此时无尘刀在手,她还是那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,并没有任何的戾气或者说是锐意,只是,刚刚她所说出的那句话,却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刚刚露天心问的是——你们谁先死?

    早在三十多年以前,露天心就有说这句话的底气,而现在这么多年岁过去,她自然更有资格说出这句话来了!

    枯坐峨眉峰顶几十年,终日望着滚滚云海,真的当露天心这么多年是白过的吗?真的当她是在虚度光阴吗?

    下一刻,无尘刀被露天心平平的举了起来:“那就从你先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刀尖正直直指着老教皇。

    从你先开始。

    这句话充满了无与伦比的霸气味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露天心不是在和高手对战,而是在挑一头牲口要宰杀。

    老教皇摇了摇头,随后说道:“其实,虽然你现在很厉害,但是想要杀了我的话,还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露天心静静地站在原地,没有立刻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她这个层级,自然也知道,很多所谓的厉害人物都会藏有最后的绝招,不过,对于这个老教皇究竟会怎么办,露天心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在意。

    当实力已经到达了一定地步的时候,真的可以藐视一切的。

    而在峨眉峰顶枯坐多年的露天心,就有这样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请不要怀疑。”老教皇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来到这里了,还用在意你这些吗?”露天心说着,浑身的气势开始缓缓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苏锐听着露天心这霸气之极的话语,简直觉得酣畅淋漓,刚刚用尽的体力似乎一瞬间都恢复了一大半!

    而司徒远空只是静静地站在苏无限的身后,并没有多少走过来帮忙的意思——哪怕露天心以一敌二,他也没有任何的担心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最了解露天心实力的,自然就是司徒远空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先来挑战我。”这萨坎主教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握着权杖,站到了老教皇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挑战你?”露天心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你不配。

    苏锐这一次并没有再高呼爽快,而是往旁边站了几步,准备仔细观察接下来露天心所用出的刀法。

    只有露天心使用的刀法,才是真正的——《天心刀法》!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萨坎。”老教皇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这一刻开始显得无比苍老,似乎生命烛火随时都可以熄灭,生命力越来越低了。

    可是,苏锐却知道,这绝对只是表面现象,这个老掉牙的教皇正在蓄势待发!

    他在把自己的力量转移到别的地方!

    什么地方?

    当然是下一记大招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苏锐也能够感觉到,这位老教皇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的虚弱,他虽然生命值似乎在逐渐降低着,但是,给人所带来的危险感觉却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你还剩一刀。”露天心看了看这老教皇的样子,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一刀。”老教皇显得越发虚弱了,“其实,本来要比一刀多一些,但是刚刚你的这位传人把我的生命力消耗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老教皇所谓的“消耗”,所指的自然是苏锐之前对他展开不要命的狂攻,让他在防守的时候消耗了不少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老教皇一直在藏拙,甚至对自己的女儿都没有说实话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能斩两次巅峰威力的刀势,但是愣是被苏锐之前那二愣子一样的打法给消耗掉了一刀。

    足可见,苏锐之前进攻之时所展现出的威力也很大,太阳神阿波罗并不是永远看起来很菜。

    “那说明他学艺不精。”露天心直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。

    学艺不精?

    这就叫学艺不精了吗?

    这种时候,难道不该表扬一下的吗?

    当然了,苏锐知道自己想要达到露天心的层级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他苦笑了两声:“前辈,我会做的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露天心没理他,而是看了看老教皇: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老教皇现在虚弱的就像是随时可以熄灭的风中烛火。

    “就你蓄势的这时间,我至少可以杀你一百次了。”

    露天心说着,手臂还在平举着,无尘刀纹丝不动,身上的气势还在上升着。

    苏锐虽然距离露天心十几米,但是却清楚的感受到了呼吸的压抑感!似乎这一片空间的空气都因为露天心的气场压制而显得流动不畅了!

    到了苏锐这种级别,想要从气场上对他进行压制简直是千难万难,而露天心却轻易的做到了,甚至苏锐都没有感觉到她花了多少力气!

    露天心身上的强势气场,和老教皇的虚弱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你这一百次,或许一次都无法成功。”老教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那握住权杖的那只手开始缓缓拧动着。

    拧了半圈,随后……一拔。

    铿!

    似乎是龙吟之声响了起来!

    这一刻,苏锐忽然觉得自己的耳膜似乎都要被震破了!两只耳朵似乎是被引起了共振,嗡嗡直响!

    这最后一刀果然可怕,刚刚把刀给拔出来就显得不同凡响!

    光是看这威势,苏锐就觉得自己可能无法抵抗住这一刀!哪怕拼尽全力也不行!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露天心问了一句,语气很淡,任谁都能够听出来其中的不屑意味。

    她的刀仍旧平平举着,看起来这个动作没什么,但是苏锐却明白,这是烈阳当空的起手式!

    老教皇没有回答,而是缓缓把刀给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权杖只是个刀鞘,那权杖的末端就是刀柄!

    怪不得这老教皇总说他只剩最后一刀,可却并没能见到他的刀放在哪里,原来一直藏在这权杖里面!

    当那把刀完全拔出来的时候,似乎整座教堂都要被照亮了!

    天知道这把刀究竟是什么材料所打造而成的,苏锐此刻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都承受不了这样的强光,要被亮瞎了!

    “这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刀。”老教皇单手举刀,似乎是擎天一般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因为这刀芒而亮了起来,那失去的生命力似乎也在迅速地回到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苏锐感觉到这把刀似乎能够把教堂的尖顶给生生刺破!那似乎是一股足以逆天改命的气势!

    黑衣主教萨坎一直在旁边看着老教皇的动作,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无法掩饰的悲凉之色。

    人活一辈子,很多事情都已经看的很透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露天心说道:“苏锐,看好了,什么叫做烈阳当空。”

    随后,无尘刀举起,强烈的刀芒也爆发了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锐感觉到这教堂里面似乎是升起了一轮真真正正的太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