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修真小说 > 武侠之神级捕快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切磋交战 (求订阅)
    等房潞和雷虎两人寒暄过,便携手走进院子正北方向极为堂皇亮丽的大屋,两人身后,青光剑派的四人和雷杰吴大烟袋跟着进入。

    来到大屋中,房潞与雷虎并排坐在上首位置,下方人各靠左右一边,分列而坐,场面非但算不得多么紧张,反而很是融洽。

    “房潞,这次那块地的归属,咱们之前通过信,还是老规矩解决,不知你们派出几人出场啊?”

    雷虎刚一坐下,就立马将一双圆眼眯成一条细线说道,眼角余光扫到青光剑派的云初,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他虽然退隐江湖,但不代表消息不灵通,云初这个青光剑派的二代大弟子,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,只怕吴大烟袋几个不是这个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也无所谓,本来他今天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争夺什么土地,只是为了圆自己孩子的一个多年夙愿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么多年了,咱们两家也不用那么见外,你若想要那块地,给你又如何?

    不过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诸位高手的风采。这样吧,云大侠的三个师弟初次下山,便由他们三个出战,咱们点到为止,避免有所损伤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雷虎哼了一声,故作不屑状,看着房潞,摇摇头,

    “那块地凭本事取得,雷某人可不会要你房潞施舍的东西,废话少说,我这边就派出为卓儿请的三位武师。

    今天我有急事,一场一场来,太过麻烦,咱们就一战定输赢,六个人一起上场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房潞略微有些迟疑,随即想到了什么,点点头,应了下来,而这里太小,三三相对,六人大战,根本施展不开,便带着雷虎一行人往房家后方独立开辟出的大广场上。

    一片空旷石地上,左右矗立着十数根硕大粗壮的灰白石柱,分列四周,围住广场,光看着就有一种极为雄壮之感。

    广场一侧,有黑木搭建的台子,房潞云初,以及雷虎雷杰就在台子上搬了四个太师椅安然坐下观战。

    由于已经是晌午过后,虽然深秋,日光依然毒辣,更在上方撑起一片巨伞,下人还奉上瓜果糕点。

    项央三人则在广场的正中央,每人挑了一个对手,相对而立,六个人眼中都带着灼灼的战意,青光剑派的三人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一看就是刚下山还没见过血的小年轻,武功高则高矣,却经验匮乏。”

    项央只是草草一看,便看出对面的青年很是紧张,不是害怕,恐惧,而是类似他初次与贾逵这个武者对战时的激动。

    门派弟子,一般武功未成,都会在师门长辈的要求下,勤修武学,提升境界,等到得到认可,便出山行走江湖,积累经验。

    吴大烟袋和侯顺也有同样之感,门派弟子有门派弟子的优势,但也有他们的劣势,也许未来他们经历过,厮杀过,体验过,会弥补这些劣势缺陷,但绝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没有裁判,侯顺最先动手,和往常一样,斯拉一声爆衣,裸露出雄武的上半身,筋肉虬结,泛着暗灰色的角质感,色泽比先前项央看到的更加黯淡,显然密岩横练体有所精进。

    吴大烟袋砸吧了下烟袋,佝偻的身躯渐渐挺直,仿佛一棵山间老松树,渐渐幻化成一个百战不破的威武战士,手中的烟袋哗啦啦一颤,绽放出极为明亮的色彩,刺人双目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交谈,侯顺和吴大烟袋瞬间朝着两人对面的青光剑派弟子扑去,走的是先下手为强的路子,手上的力道也是毫不含糊,刚猛雄浑,要以力压人。

    与这两人相比,项央就谨慎多了,脚下缓缓挪移,手上雁翎刀紧紧握着。

    同时感应着脑海中无字天书下发的新的支线任务,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

    “支线任务四,击败青光剑派弟子,任务奖励,飞沙走石十三式一年修炼进度。”

    项央正高兴着又能赚上一笔了,对面的年轻剑手却是当先按耐不住,抽剑而出,朝他刺来。

    青光剑派,便是以青光剑法为根基衍生而出,这门剑法乃是吕三思苦心孤诣,耗费十数年时间所创,剑招多变,剑势凌厉。

    大成之后,剑刃挥舞成圈,化作青光,耀人双目,剑气更是锋锐难当,断金分铁如等闲。

    当然,三个青光剑派的弟子论剑术修为,还远远达不到那个程度,甚至在项央眼中,单论剑术,还不如闵庄。

    不过青光剑法要高过闵庄的飞雀剑法,三人的内力也比闵庄要浑厚不少,所以综合看来,实力几乎都在闵庄之上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对手也没一个庸手,吴大烟袋的内力最为雄浑,一手烟袋挥舞成风,每一击,都点在对面青年剑尖之上,每一次,都让青年浑身一颤,几乎握不住剑。

    这门功夫似乎是一门杖法,被吴大烟袋以烟袋使出,稳准快,劲力更是一波接着一波,胜利只在十招之内。

    侯顺就简单粗暴的多了,挺着上半身,和对面的青年剑手对攻,这人还正是当日对侯顺很不满的那位朝天鼻,鼻子很有特点,两人算是“仇家”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不过侯顺的密岩横练体还做不到刀枪不入这一层,尽量以拳脚功夫与青年交手,偶有失利,以密岩横练体,也还撑得住,更别说他手上功夫也不弱,堪与对面战平。

    然后是项央这边,在对面之人出剑刺来之后,雁翎刀在内力灌注下兹拉出鞘,后发先至,以胡家刀法的一式闭门铁扇劈砍长剑,内劲碰撞下,双方同时震颤。

    不过与对面青年后退卸力不同,项央咬牙狞笑,眼中迸射出璀璨的精芒,出刀如风,脚下谭腿发力,踏着神行百变,迸射而出,瞬间飘到青年身侧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劈砍撩划斩出九刀,刀刀切向对面青年的身体要害处,刀锋之利,虽然没有外放刀气,一样令对面之人遍体生寒,几乎有被刀刃切割的痛感。

    与项央对战的青年没料到项央如此行险,与他对刀不后撤卸力,反而强压力道震荡,因此完全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手上的长剑本能施展开来,只挡住项央斩出的七刀,在第八刀时,项央划破他的左臂衣服,第九刀,直接将雁翎刀架在青年的脖颈上,刀刃雪亮。

    项央与青年是三组中最后动手的,却是第一个分出胜负的,不但让旁边对战的四人惊诧,就是台上的四人也是惊讶莫名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刀法不赖,心性更是狠绝,走奇险,这人心有猛虎,是个人物。”

    云初眼睛一亮,语带激赞道,虽然他的师弟输了,但与武功无关,只能说对面之人是个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:。: